川陕苏区城口纪念馆
今天是:
纪念馆
点击排行
学术研究
当前位置: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纪念馆 > 学术研究 > 正文
神奇的“水电报”
发布时间:2013/9/8 15:02:00

什么,哪有什么水电报?然而,这是当年发生在城口苏区的真实故事。
在中央军事博物馆里,有一块来自大巴山城口县的漂木,上面曾隐隐有字,但现在却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了。为什么它会躺在中央军事博物馆里?但它却记录了红四方面军在老革命根据地城口的一段传奇,是红色年代的铁血见证。
   
红军在城口的时候,通讯条件极差。那时,莫说电视广播,更没有电话电报,传播消息,近处的靠吹号,远处的就是靠马匹载人,甚至用旱脚去爬山越岭通知。要知道那时城口没有公路,全是山路和栈道。城口县隐藏在大巴山南麓,山高岭密,坡大沟深,要传递信息十分困难。任河流经巴山新枞黄溪这地段,叫黄溪河。它向下流入万源,叫大竹河。这时期,万源驻的红军是许世友的队伍,城口的驻军是王波的队伍。
   
一次驻在城口黄溪乡的团部要命令驻在沿河的一个营,前去双河口参加反六路围剿,打土匪王三春。但是几次派出的通讯员,半路上就被敌人给枪杀了。命令传不到,营长心里直冒火。完不成任务,不能保证反六路围剿的胜利,这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这时候,一个本地战士叫陈木瓜的,他是团部的警卫员,见团长愁眉不展,突然计上心来。他对团长说,我们可以把命令写在竹片或木片上,然后放入河中。河水是向下的,只要下游的营部从河里把它捡起来,不就把命令传达到了?
   
团长高兴得打了这个陈木瓜一拳,骂了句人家说四川人是猴子变的,真个精灵!亏你龟儿子想出这个水电报的主意,行不行先试试!黄溪河一年四季青幽幽的,用生漆把要传递的信息写在竹片或木片上,水打不湿,送也比用马或人行快得多。但是,有两个担心,一是怕木片或竹片卡在石罅或缝隙,还怕被河边的人当柴禾捞来烧了,或被打鱼的人捡了。
   
为了确保这些竹片木片的安全,团部成立了水上通信兵班,要求战士必须水性好。陈木瓜矮是因为他人小,才14岁,长得像木瓜。可他从小在黄溪河里玩,比水蛇还利害,能在水中潜伏好几分钟不换气。他没有读过书,不知道《水浒》里有个浪里白条张顺,要不然他可要和这个张顺比试一下,谁最厉害。陈木瓜成了这个水上通讯班的班长。其他人都比他大,开始都不服气,可一到河里,个个都服了,有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。
   
从黄溪河的后起湾红军团部,把命令放到驻沿河的营部,木片放入水中,团长还是不放心,于是命令陈木瓜带两个战士,从水路护送。因为那段水流并不急,3个人上了竹排,跟在木片的后面。但沿途有两处是灰军的防区,3个人只有下到水中,躲在竹排下面,才能过去。不仅如此,还有几处有一人多高的峡谷,竹排冲下去,人得从谷口跳到下面的深潭中,这个不仅要有水性,还要有胆量,说不定跳下去就再也起不来呢。
   
陈木瓜不怕,因为他的父母就是被王三春的陈团(陈芝芳)给杀害的。他死皮赖脸地要参加红军(因为他太小,扩红的人不要),就是要为父母报仇。这次团部要求驻在沿河的三营,插到双河口,打王三春的后背,他高兴呵,主动要求团长派他去护送水电报
走了一阵,他把那个写有命令的木片捞起来,藏在竹排下。因为这么远的路,到了晚上,9月的大巴山寒气袭人。两岸青山在夜幕下显得狰狞,还有野兽嚎叫,撕人心肺。那两个战士都比他大一点,但也不过十六七岁,一样还是孩子。太冷了,两人请班长停下竹排,到岸上烧火烤。想不到他们一上岸,就被驻扎的灰军给发现了。于是那两个战士掩护他上竹排,保护作战命令,他也不能多争。当他跳上竹排,点动竹篙时,那两个同样还是少年的战友倒在了血泊之中。他只好流泪告别了战友,去完成任务。黑夜很快就将他和竹排淹没。
   
第二天早上,当陈木瓜被打捞起来的时候,早昏了过去,已奄奄一息。好在打捞他上来的就是三营的战士。其中有人认得陈木瓜。被灌了一碗姜汤后,陈木瓜缓缓醒过来,用最后的力气,说出了藏在竹排下的那块木片。命令终于送到了。部队按时参战,反六路围剿中的第六路打王三春,也取得辉煌的胜利。后来营部常接到团部的水电报。可惜的是,由于战争的残酷,那些水电报解放后只剩下一块,被送到军事博物馆珍藏。陈木瓜在西路军和马家军作战时,英勇牺牲在河西走廊的高台子。
水电报,凝聚了苏区军民的智慧。

 
上一篇: 没有资料
下一篇: 红四方面军的惨痛记忆:众多军事领导被冤杀
版权所有©城口县文物管理所 地址:重庆市城口县葛街道半月池路2号(纪念公园内)
023-59221621 023-59220705 邮编:405900
技术支持:沛宣互联